在線教育:一塊屏背后的復雜國情

時間:2020-01-09 12:11:13 來源:蕪湖網
默認
特大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條評論

 

安徽蕪湖無為縣古城村,奶奶督促張嘉軒上直播課。

『科技讓優質教育資源,穿過大半個中國』

1、李白在江東

“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

這是唐代大詩人李白的一首家喻戶曉的詩,豪邁奔放,意境宏遠,氣象萬千。一位偉大的詩人,首先是一名寄情山水的旅行家。

24歲那一年,李白仗劍去國,辭親遠游。順著長江而下,飽覽山河瑰麗。這首《望天門山》便是李白遠游第二年奔赴江東,路過天門山時所作。

詩里提到的楚江和天門山,不在湖南、湖北,是三國時的江東、現在的安徽蕪湖境內。6300公里的長江,在此處折東而去,江面開闊,水勢浩大。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李白年輕時游歷江東,晚年再次盤桓于江東,最后在離天門山百十里外的當涂去世。江東一帶由此浸染了不少文氣。

2、留守兒童張嘉軒

2019年10月清秋,楚江北岸一個小村莊,普通的星期一早晨,薄霧輕繞,清風拂面。

5點30分,天蒙蒙亮,11歲的張嘉軒準時起床,奶奶已經做好早飯,他簡單洗漱后吃早餐,然后背誦課文。

6點30分,張嘉軒背著書包出家門,幾十米外便是南北走向的古濡湏河,這條曾溝通長江與巢湖乃至淮河的水運要道,現今河寬不過五六米,河水很淺,一只破舊的舟楫自橫于岸邊樹下。

如果不是河邊藍底白字的大標牌提醒,沒有人想到,這里是1949年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橫渡長江中線出發點,渡江戰役第一船就是從這條狹窄的河道趁著夜色飛向對岸。

張嘉軒家住古城村,有2600年歷史,當地河網密布,距離長江僅二、三里。

一輛七座面包車已在河邊路口等候張嘉軒,車上已坐著六名同行的小學生。

面包車沿著古濡湏河往南開出15分鐘,抵達長江大堤,堤外江水浩浩湯湯。順著寬闊堅實的長江大堤,往東再行駛15分鐘,就到了安徽蕪湖市無為縣泥汊鎮中心小學。張嘉軒和同學們走進教室,開始早讀。

這便是當下許多普通農村孩子就學現狀,一些小村莊的學校被撤并,孩子們都得前往更遠處的中心小學上課。住得遠的孩子只得寄宿,稍近且家里有大人照顧的,便選擇走讀。要算一筆經濟賬,一個學期,接送張嘉軒的面包車交通費需要1800元,一學年就是3600元。

16點25分放學,面包車已在校門口等候,張嘉軒和同學們又結伴坐車返回村里,河邊路口下車,蹦蹦跳跳回家。吃晚飯、寫作業、洗漱。21點,準時睡覺。

一年兩個學期,日子周而復始。這是中國中部普通農村,一位小學生的日常學習生活作息表。一切按部就班,安靜恬淡,富有規律和節奏。

然而,在平靜的日常秩序之下,張嘉軒外出打工的父母已經感受到了大城市里的競爭和焦慮,千里之外正在發生的一場深刻的在線教育變革,更觸動他們教育觀念更新的神經,作出強烈而綿遠的回響。

3、鄉賢榜樣的力量

2019年10月第二個周六晚上九點,列車從上海火車站出發,向北,沿著京滬高鐵抵達南京,然后掉頭向西,沿著皖江南岸奔馳在江東大地上,晚上11點,抵達安徽蕪湖,全程僅兩個小時。

江東名邑,吳楚名區。蕪湖地理位置優越,是古代水運中心,西連九江、武漢;北濱巢湖、合肥;南鄰徽州故里,通往景德鎮、新安江交通便利;東望南京、揚州,順流直達上海;傳說由伍子胥開鑿的中江水道,徑直連接蕪湖太湖,“東控於越、西伐荊楚“,曾經承載吳國水軍爭霸南方、問鼎中原。蕪湖自古以來就是江南繁華之地,是最早的青銅器冶煉中心之一,晚清帝國江南四大米市之首。

物華天寶,人杰地靈。在歷史的長河中,三國周郎活躍此間,唐代李白、宋代黃庭堅、米芾、明代湯顯祖長期在此居住。近代以來,陳獨秀在蕪湖辦報,王稼祥、李克農在蕪湖求學,戴安瀾生長于斯。改革開放之后,蕪湖的傻子瓜子、奇瑞汽車等聞名海內外,比亞迪創始人王傳福也從這里走出。

最新十年,高鐵又一次重構了中國經濟人文地理,改變了人們千百年來的時空觀念,一些中小城市的人口更快流向大都市,高鐵產生的虹吸效應正在加速進行。但人們總是可以樂觀,因為外部世界的潮流和觀念傳回來也更快了。

高鐵也激發了蕪湖人的出行和工作選擇。張嘉軒的母親今年開始,坐著高鐵去上海,在一家五星級酒店當服務員,收入在7000元上下。盡管只有兩個小時車程,但總是要小半年張嘉軒才能見媽媽一次。張嘉軒的父親原來在江浙一帶從事珍珠養殖業,因為行業不景氣,幾個月前剛跑回蕪湖城里,成為一名外賣騎手。人們出行更方便了,但回家的旅程總是缺少時間。

盡管爸爸媽媽奔波在美好生活的路上,卻始終沒有忘記關心張嘉軒的學習。

爸爸買的作業幫直播課課本和課外讀物,張嘉軒每天都讀幾十頁。爸媽都曾在河蚌場取珍珠,大熱天沒空調,手常被刀劃傷,這些都印在他幼小的腦子里。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王傳福的老家離張嘉軒的村莊并不遠,人們越來越相信,教育是改變命運的最佳上升通道。對于這一點,張嘉軒的父親多年在外打拼,感受也越來越真切。

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他時刻注意留心對張嘉軒有幫助的學習資源,除了經常買一些書寄回來之外,一個偶然機會,經朋友推薦,他花了1000多元,給張嘉軒報了一門叫作業幫直播課的語文同步網課。對于農村家庭來說,這是一筆不菲的試錯成本。

關于品牌廣告有一句名言,人們都知道有一半的廣告投入會浪費,但不知道哪一半是浪費的。教育投資也是,那么多的書,不知道哪一本就打動了孩子,激勵了他努力學習。市面上那么多的培訓課程,一旦選錯了,錢損失是其次,孩子寶貴的學習時間追不回來,孩子的學習熱忱被消磨則是更大的損失。

不過,張嘉軒的父親決定試一試。作為一名外賣騎手,他感受到了網絡的效率和強大,也不再執拗于線下培訓機構。

4、主講老師的知識體系

作業幫直播課與全日制學校課程進度同步。張嘉軒選擇了每周日晚上六點半到八點半,一次兩個小時。一個學期,這樣的課程有17節,雷打不動。

語文同步網課又細分為兩種,一種是綜合同步,一種是作文同步。

對于大部分小縣城和農村孩子來說,綜合知識涉及到理解能力,知識面是一個硬傷;作文則考察孩子的想象力和情感表達力,也包括行文技巧,比如如何構思、如何首尾呼應等等。

在相當長時間,我國的語文教育存在一些尷尬:老師不容易教,學生不喜歡學,應試難以提分,家長也不夠重視。

或許是巧合,張嘉軒父親決定試一試的抉擇,讓兒子一腳踏進了大語文改革的浪潮中。

2017年教育部發布了新課標,要求小學階段學生課外閱讀總量不少于145萬字。2019年6月,部編教材強調回歸傳統。密集的政策落地,開始改變大語文教學長期缺乏明確定位的狀況。在新高考改革大旗下,語文科目的重要性及難度增加,更加突出其基礎地位。如閱讀速度從7000字增加到1萬字,閱讀題量增加5%到8%,并廣泛涉及哲學、歷史、科技等內容。一系列的政策意圖越來越明顯,“大語文”呼之而出。

目前新編部版教材已經在全國全面啟用。但是大語文改革的精神、定位和目標還需要時間來落地,對于老師的語文核心素養也提出了更高要求。相較于數學和英語,語文更需要長期積累和潛移默化。

北上廣深的K12培訓巨頭敏銳抓住大語文改革的機遇,迅速投入專業力量,紛紛加大大語文教學儲備和課程開發。

左亞運,北京師范大學課程教育碩士研究生,在讀研時就聞到了大語文改革的強烈氣息,這讓她找到了絕佳的用武之地。

作為中國最權威師范院校的專業碩士畢業生,左亞運說,語文老師教三年級就認真備課三年級,教五年級就認真備課五年級,這種思維和方法已經不能適應大語文的要求。大語文是一個有機體系,從小學一年級到高中三年的語文課程,是一個整體,每個單元內容都要放在整體里去把握,不把這一連貫性吃透,老師依然教不好,學生依然不愿學,更難說喜歡上大語文。

那么行業應該如何培養大語文老師呢?負責作業幫大語文統籌的孫穎老師,從事了十多年語文教學研究管理工作,她舉了一個例子,每周,作業幫小學部語文主講老師都要參加一個考試,考試內容包括比如某個詞語出現在哪個年級課本的哪篇文章?錯了就要罰。這就要求每一位老師都實時保持學習在線狀態,都要將小學階段所有單元內容融會貫通,并非你教四年級時就可以暫時把其它學年內容拋一邊。

作業幫大語文短短兩年時間,就迅速領先業內,并非沒有道理。

5、輔導老師的特殊氣場

北京北五環外,上地,中國知名的互聯網科技公司在此集聚。幾乎每一幢大樓,到了晚上依然燈火通明。互聯網和科技改變了中國,改變了人們的觀念和行為決策邏輯。

玉蘭,一位年輕的河北姑娘,從下午開始,一直到深夜,在這個被稱為宇宙中心的上地的一幢寫字樓里開始了一天繁忙的工作。她的手機微信里保持活躍聯系的學生有200多位,分布在全國各地,西部城市、中部縣城和東部鄉鎮……她所從事的工作是在線教育輔導老師。

遠在千里之外長江之濱的農村娃張嘉軒傍晚放學回家,每每要來奶奶的手機,打開微信,跟玉蘭老師打個招呼,無話則短,有話則長。玉蘭老師對張嘉軒的個人情況了如指掌,知道張嘉軒最新的學習情況,哪些課文知識掌握的好,哪些知識鞏固欠佳,他最近的學習態度和心情,與奶奶的相處、與遠在外地打工的父母的聯系以及他在學校表現等等。

農村家長很少有這樣的意識,俯下身來跟孩子做深度對話和交流,孩子的興趣是什么,未來想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鼓勵孩子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果是一位不愛表達、性格內向靦腆的孩子,家長沒有注意或者忽視,孩子內心本應有的波瀾世界和豐富多彩的想象力很容易被長期壓抑或者隱藏。在這樣的情境下,一位熱忱輔導老師的出現,往往可以挽回家長缺位造成的成長缺憾。對許多孩子來說,能夠接觸人生導師這樣角色的輔導老師是可遇不可求的。

傍晚時分,張嘉軒等待作業幫直播課開始。有些內向的他似乎陷入了沉思。

有一種人,天生喜歡并愿意成為一名有責任感的老師,這樣的人身上總有一種特殊的氣場,發出耀眼的光芒,不是知識淵博侃侃而談的那種氣場,是聊起學生時,能夠把學生的優缺點都悉數一遍,卻依舊不失親和力和專注力的氣場,是一種油然而生發自內心的關切和奉獻精神。

玉蘭就有這種人格特質,她非常愿意傾聽張嘉軒講述生活學習細節,鼓勵張嘉軒日常小腦袋瓜“胡思亂想”,了解張嘉軒還很稚嫩但理想主義的想法。有一天張嘉軒想起父母親的辛苦工作,在悶熱的夏天睡覺卻沒有空調,他有了感觸,會說出長大后要好好報答的想法,這種樸素的爛漫童真念頭,彌足珍貴。張嘉軒把稍縱即逝的念頭告訴了玉蘭,身在外地的父母對兒子的細微成長變化則來自玉蘭的轉達,聽了一掃一天忙碌的累感。

6、現代教育理念

成就感會讓工作充滿詩意。坐在玉蘭面前,本文作者無法不被90后的她講述輔導老師這份工作帶來的豐富場景細節所感染和觸動。

更為重要的是,玉蘭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她所供職的作業幫是國內領先的在線教育機構,有約5000人承擔著玉蘭同樣的職責,她們接受嚴格和豐富的培訓,彼此交流經驗和心得,所服務的學生,有幾百萬之多,分布在大江南北,從鄉村到城市,從城鎮到縣城。

今天的中國,許多地方的教育資源相對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還有較大差距。如何讓優質教育觸手可及,就如作業幫等教育科技公司所展現的,在線教育正讓這一切成為可能。一方面用新興技術向更廣袤的地方輸出優質教育資源,優質教育資源不再受空間、時間和學校的限制;另一方面,秉持更加重視過程體驗和對話交流感受的先進理念,讓教育變得更有溫度,讓學生和家長接受更優質的服務。

玉蘭和她的同事們所服務的學生和家長,70%左右來自中國三四線城市以及五六線縣城和鄉鎮農村。她們發現,這份工作早已不是簡單的按部就班的歲月靜好。她們每天面對的孩子性格多元,家庭情況迥異,很多還是留守兒童,他們的學習缺乏專業的教研教學,優質的輔導培訓也嚴重不足,像張嘉軒的英語是數學老師兼課的。與此同時,與學生、父母甚至祖父母進行密切順暢的對話和溝通,需要足夠的耐心和專業精神,否則這份名叫輔導老師的工作必然舉步維艱。

輔導老師是她們許多人人生中第一份工作,這是一份需要全身心、全場景投入的工作,也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艱巨角色,她們明白自己沒有學校老師的天然話語權威,衡量她們工作好與不好,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她們新的工作理念和工作方式,取決于他們對家長和學生溝通服務指導的效果。

當父母親不能與孩子溝通和對話,輔導老師就是一座橋梁,將這個世界的熱情和敏感與他們幼小的心靈聯系起來,成為學生最好的成長陪伴。許多人終其一生無法擺脫童年的孤獨,就與缺乏這樣的陪伴有莫大關系。如果有機會遇到像玉蘭這樣的輔導老師,縱使有許多童年不快但也足以彌補傷痕,不至于將傷害留在心里與身體一起成長。

7、家有奶奶

張嘉軒的奶奶今年58歲,她有一雙靈巧的手,能夠在15分鐘內,用蒲草編織一把精致的蒲扇。她的丈夫在河南鄭州打工,兒子和兒媳也在外打工。除了張嘉軒,她還要獨自拉扯才兩歲的孫子,張嘉軒的弟弟,小家伙剛剛學會蹣跚走路。

張嘉軒奶奶日常絕活,15分鐘編織一把蒲扇,補貼家用。

這是一個三代人的教育選擇的故事。

張嘉軒的奶奶和爺爺都讀到初中二年級,在那個年代,在農村,書讀到初二,可說是鳳毛麟角。張嘉軒的父親1986年出生,也在讀初二時,產生了不想繼續上學的念頭,想出去打工掙錢。那時已經是2000年,中國即將加入WTO,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開始加速。蕪湖這個地方,離長三角不遠,能夠感受到世界工廠的胎動。

在選擇退學時,這對母子有一段對話:

母親:你要寫保證書,不念書不是父母不讓你讀,以后長大了后悔了,別怪父母。

兒子:好,不后悔,是我自己的選擇。

二十年后,母子重溫當年的場景,不勝唏噓。兒子抱怨母親,當年干嘛不攔住自己,走上社會,才發現知識不夠用,但已沒有回頭路。母親說,不能讓這樣的事情在家里再發生一次,現在就是要陪伴、督促孫輩好好學習。

在中國的當下鄉村,留守兒童作為轉型中國伴隨的普遍社會現象值得重視。有一位深明事理的奶奶,對于他們來說,是不完美童年的大幸。

從蕪湖無為坐高鐵到安徽省會合肥,需繞過安徽最大淡水湖巢湖,時程僅半個小時,然后從合肥坐高鐵,途徑湖北武漢,轉入京廣高鐵,抵達湖南岳陽,時程兩個小時,再坐長途汽車,穿行在洞庭湖北岸西岸的高速和省道,就來到了湖南常德市安鄉縣。

常德古稱武陵,著名的桃花源之地,有“川黔咽喉,云貴門戶”之稱。常德城名源于《老子》“為天下溪,常德不離”。

8歲的孟祥宇偎依在奶奶身邊,有些靦腆,是一位安靜的小男孩,正在上小學三年級。奶奶很健談,年輕時經商,結果沒有時間,對兒子的學習疏于管理,也不重視,談及于此,很是懊悔。她有一個理念,0-12歲的小孩,作為家長,要抓牢管好,這個年齡段如果沒有管好,以后也就管不好了。

奶奶對自己有過深刻的反思。她說,她那一代人,總覺得我已經創造好了生活條件,學習應該是孩子自己的事。后來才發現,完全不是如此,孩子在成長階段,需要的是陪伴,需要父母一起商量,一起面對,經營好家庭不比經營好生意輕松。最后她總結說,關鍵是要有好方法。

在嘗試了多個線下培訓和網絡課程后,奶奶發現了一個叫作業幫的公司和網絡課程很不一樣:一方面是課程的吸引力,孟祥宇很容易投入其中,于是好奇的她每天跟著孟祥宇一起學習,現在都會說一些純正的英語單詞,做一些數學題了;另一方面,是與輔導老師林夏老師的溝通,讓她的許多教育理念和想法得到了回應。

孟祥宇奶奶感受到的壓力還來自周遭。安鄉跟湖南整體文化氛圍一樣,特別重視教育。對孩子教育來說,不僅比學校,比老師,更是比家長。家長所能提供的,除了經濟條件,就是教育理念和方法了。

孟祥宇生活學習由奶奶照顧,奶奶也學會了很多英語單詞。

作為孟祥宇的輔導老師,林夏就是奶奶眼中的很有方法的老師。林夏發現大多數南方學員,比如廣西、湖南、福建等相對下沉的縣城鄉鎮,英語發音普遍不標準,因此她經常花大量精力跟小朋友和家長溝通,去糾正他們的發音。她還請教一些孩子教她說當地方言,讓孩子們給她糾正發音,她呢也順勢給孩子們糾正英語發音。這種教學相長、寓教于樂的溝通方式,讓小孩子們信心大增。林夏老師說,孩子們發現能夠幫助老師時,就會特別開心。

8、優質教育基礎設施

像張嘉軒和孟祥宇這樣,能夠獲得來自北京的優質教育服務,目前在全國孩子還只是相對少數。中國有1.8億在校中小學生,其中70%生活學習在三線城市及以下地區。

不管是否承認,教育是一場注定起點不公平的競爭。好的家庭、好的老師、好的學校,甚至好的課程、好的同學,都會影響教育過程,決定優質教育的定義。

全世界一流學校都在搶一流老師,有了一流老師,才能吸引到優秀生源,這是傳統優質教育的競爭邏輯。家長的焦慮來自于這種傳統教育競爭模式,人們最大的內心期望便是,優質的教育資源能否普惠?

答案是能!但前提是有更好的教育基礎設施。

對于國家來說,優質教育基礎設施,有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就是實現九年義務教育,讓每一位孩子都有學上。國家投入了巨大資源,修建學校,培養一支數量龐大的教師隊伍,承擔繁重的基礎教育任務。

優質教育基礎設施的第二個層面是,如何將全國最優質的教研、教學成果輸送出去,讓最偏遠山區的學生也能觸手可及,讓學生和家長都享有優質的教育服務。這其中包含了新技術、新產品和新服務等一系列教育科技服務的融合創新。

讓優質教育觸手可及,已經成為作業幫的公司使命。以下這些數據,可以看出作業幫致力于打造優質教育基礎設施的路徑:

超過一萬名員工,超過一千名產研人員,超過七百名教研教學老師,超過五千名輔導老師。

答案由此更為清晰:教研教學是優質教育的本質核心,服務好學生和家長是優質教育過程的靈魂,技術和體驗是優質教育普惠的杠桿,技術、教研教學、服務的有機融合成為優質教育新基礎設施的標配。

(備注:K12在線直播班課,目前多為雙師模式,主講老師負責教研教學,輔導老師負責督學,答疑解惑。文中小朋友均為化名)

Copyright ? 2012-2019 蕪湖網 版權所有 皖ICP備18025966號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 滾動新聞 | 免責申明
河南快3走试图